修正草案,畅谈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

图片 1

为了贯彻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深化监察体制改革、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重大部署,2018年5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开启了新一轮刑事诉讼法的修正工作。为让我校师生全面了解此次刑事诉讼法修改的背景、内容,6月1日,皖西学院法学院特别邀请到上海市浦江人才、晨光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晨星学者、凯原法学院博士生导师林喜芬教授做客“政法周末大讲堂”第103期,分别以“2018年《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的理解与评析”和“如何学好法律”为主题做专题报告。法学院师生和辅修法学(双学位)学生300多人到场聆听。法学院院长刘鑫教授主持报告并总结,法学院副院长潘樾与谈。

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是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部署的重大改革任务,事关依法惩罚犯罪、切实保障人权,是保证司法公正、提高司法公信力的重要举措,也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法治国家建设的重要内涵。

12月11日上午,应法学院邀请,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奋飞在法学院模拟法庭作题为“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相关问题研究”的学术讲座。学院教师、研究生和本科生代表共300余人聆听了本次讲座。

图片 2

图片 3

李奋飞以我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为切入点,详细分析了刑事诉讼法在司法实践中的应用问题。他主要从刑事诉讼法与监察法的衔接问题、犯罪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以及缺席审判程序三个方面展开讲述。李奋飞从司法的独立性角度分析了监察机关与检察机关对职务犯罪的分离处置司法适用问题,从而得出以调查权取代侦查权的公诉模式“新样态”研究理论。刑事诉讼改革应拓展律师的辩护空间,将律师的辩护职能拓展到审前,凸显法律服务的交涉性。在职务犯罪中介入监察法的独立刑事调查职能,并实现与现行刑事诉讼的过渡衔接,把过去司法实践中“对席审判”变为现在的“参与审判”方式,以期更好保障刑事诉讼参与人的诉讼权利。

报告中,林喜芬首先介绍了我国刑事诉讼制度的发展历程。我国现行的刑事诉讼法是1979年制定的,它确立的当代中国刑事诉讼的基本结构一直影响着我国现在的刑事诉讼制度和此次刑诉法的修改,具有时代的烙印和中国特色,是我国法制建设的开创阶段。经过了十几年的司法实践,尤其是改革开放后我们国家随着社会、经济、政治方方面面的发展,法制的发展也在稳步推进,1996年我国刑诉法进行了第一次修改,并在诉讼理念上、结构上、具体制度上都做了大量的修正,比如提出将“人权保障与打击犯罪”兼顾,具体制度上也吸收了英美当事人主义中的对抗因素,还规定了侦查阶段律师可以介入等措施。1996年之后,伴随着国家的进一步发展,法制文明的要求也进一步发生着变化,尤其是依法治国方略的确定,因此在2012年,刑事诉讼法进行了再一次的修订,增加了保障人权的规定,改革和完善了辩护制度、证据制度、强制措施制度,扩大了简易程序的适用范围,增加了四种特别程序等,涉及到的面非常之广。

为进一步理清此项改革的背景、现状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2017年12月9日上午,应皖西学院法学院邀请,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副院长、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杨宇冠教授做客“政法周末大讲堂”第95期,畅谈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法学院师生及其他专业学生共400多人到场聆听。法学院院长刘鑫主持报告并总结。

讲座结束后,李奋飞就师生提出的问题给予了耐心的解答,在场师生纷纷表示受益匪浅。

图片 4

图片 5

(法学院 申汪洋/文 吕 品/图)

林喜芬指出,2018年刑诉法修正案(草案)也有其立法背景。一是与当前我国反腐败的刑事司法政策相适应;二是宪法的修订和监察法的施行,要求刑事诉讼法与之衔接;三是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改革制度的影响;四是速裁程序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试点改革,需要立法对其予以确认。因此《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就是一种专题式、衔接式的修法,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为了保障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顺利进行,需要完善监察法与刑事诉讼的衔接机制;二是为了加强境外追逃工作力度和手段,需要建立刑事缺席审判制度;三是总结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速裁程序试点工作经验,需要将可复制可推广的行之有效的做法上升为法律规范,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四是与人民陪审法相衔接。林喜芬强调,虽然此次修正案的条文少,但是每一条的内容都十分的重要,需要结合其立法背景深刻理解。

报告中,杨宇冠向大家介绍了“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背景。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要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的检验。当前我国的刑事诉讼分侦查、审查起诉和审判三个阶段,传统的刑事诉讼程序以“侦查”为中心,主要是因为侦查终结、审查起诉、审判时的证明标准都是一样,且侦查机关一直在诉讼过程中处于强势地位,所以侦查机关在诉讼过程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但是如果诉讼制度一直是以侦查为中心,则会不利于保障人权和法治的进步,因此大力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是法治社会建设的必然选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