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三个面向,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结合机制探寻

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结合,是一个随着时代发展不断深化的重大论题,涉及民族性格、思维方式、价值取向、文化心理等多方面,需要基于宏阔时代背景、独特历史语境进行透视和观照,需要深入这一结合过程的内部,探寻其运行机制。整体上看,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结合,是一个由创造主体——中国马克思主义者所主导,并与其他结合要素共同作用而构成的复杂生成系统,这一系统借助“内在机制”实现有效运转。

内容摘要: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结合,是一个随着时代发展不断深化的重大论题,涉及民族性格、思维方式、价值取向、文化心理等多方面,需要基于宏阔时代背景、独特历史语境进行透视和观照,需要深入这一结合过程的内部,探寻其运行机制。整体上看,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结合,是一个由创造主体——中国马克思主义者所主导,并与其他结合要素共同作用而构成的复杂生成系统,这一系统借助“内在机制”实现有效运转。为此,要在深刻领会和准确把握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所提出的“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守中华文化立场”和“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等原则与方法基础上,不断实现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度融合,有效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中国传统文化现代化的互动协进。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已成为人类观念和实践史上重要的思想事件与行动存在。它既将文化交往、价值塑造、实践创造等议题显现在人类的思想空间,又表明了自身改变现实与自主创建的实践力量。在文化融通、价值凝塑和实践建构的面向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显现了对人类交往理性、价值理性和实践理性的不懈坚守与深度自觉,并以独特的方式彰显了人类巨大的思想建构性和实践创造性。

历史进程与内在根据

关键词:中国传统文化;结合;马克思主义与;承担主体;需要;民族;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运行机制;优化

1、面向文化融通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历史从哪里开始,思想进程也应当从哪里开始。”借助于近代以来“西学东渐”所构筑起来的中西文化相互接触、交流与融通的桥梁,马克思主义进入中国并实质性地传播开来,由此开启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的漫长而复杂的历史进程。在这个充满艰辛曲折的过程中,中国马克思主义者取得了令人瞩目的丰硕成果,当然也留下了令人唏嘘的深刻教训。从总的发展趋势看,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结合,无论是在内容还是形式方面,展现出的是由“表层”到“浅层”再到“深层”的结合过程;就承担主体的自我意识而言,则经历了由“自发”到“自觉”再到“自为”的提升过程。经由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而形成的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成为引领中国人民不断开辟事业发展新境界的行动指南。

作者简介: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的内在机制研究”负责人、江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从文化角度而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主要体现在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在精神深处的交汇融合、互诠会通。

透过纷繁复杂的历史表象可以看到,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结合并不是建立在单纯的主观意愿或抽象原则之上,而是具有客观的现实基础与内在根据,即源于人类文化的共性和马克思主义及中国传统文化各自具有的特性。大致而言,包括以下五个方面:互融共生——人类文化普遍具有的融通性;四海皆准——马克思主义自身的科学性;有容乃大——中国传统文化具有的包容性;异质同趣——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之间在差异性前提下的契合性;思接古今——中国近代文化的中介性。当然,由这五个方面所提供的可能性只有与时代要求、客观需要相结合,并由恰当的结合主体予以自觉主动的担当,才能在具体实践基础上使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结合变为客观现实,进而真正影响到历史变动的实际过程。

  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结合,是一个随着时代发展不断深化的重大论题,涉及民族性格、思维方式、价值取向、文化心理等多方面,需要基于宏阔时代背景、独特历史语境进行透视和观照,需要深入这一结合过程的内部,探寻其运行机制。整体上看,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结合,是一个由创造主体——中国马克思主义者所主导,并与其他结合要素共同作用而构成的复杂生成系统,这一系统借助“内在机制”实现有效运转。

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之所以可以融通,一方面在于二者在实践观、认识论、方法论、社会历史观上均有契合性。从实践观看,前者具有强烈改变世界、超越必然王国的实践关怀,后者崇尚“天之历数在汝躬”“非知之艰,行之惟艰”的重行主义基调。从认识论看,前者肯定现实世界在认识论中的优先地位,后者推崇感性生活世界的基础意义。从方法论看,前者注重系统辩证、整体协调,后者强调天人合一、物我不隔。从社会历史观看,前者强调社会历史发展的合目的性与合规律性统一,后者强调“通古今之变”“在势之必然处见理”。另一方面在于二者有着和而不同的交往自觉。正是在该自觉中,马克思主义突破了时空的间距,在中国这一特定的实践语境中,为自身作为具有永恒历史价值、自觉面向世界和未来的学说提供了经验辩护和事实证明;中国传统文化基于文化融通,批判地反思、发展与更新了自己的传统,实现了自身的现代转型。也正是在该自觉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同背离文化融通之旨的“断裂论”“复归论”划清了界线,因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既不是以马克思主义取代中国传统文化的思想断裂,也不是以传统文化凌驾马克思主义的隐性复归,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通有无、耦合再造。

主体、条件与方式

  历史进程与内在根据

2、面向价值凝塑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