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sung还未得逞,她是6000亿中兴背后的妇人

原标题:华为还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近日,华为轮值CEO胡厚崑在新年献词中表示,2017年华为全年销售收入预计约6000亿元,同比增长约15%。

如果参照2016年华为的销售净利润率约7.1%,那么2017年华为的预计净利润将到达426亿元。

6000亿!这震惊世界的数字,相当于4个阿里巴巴的年收入、上证指数1377只个股三天的总交易额,而华为426亿元的净利润,相当于每天净赚1.17亿。

王健林口中的小目标,华为一天就能实现一个。

2017年华为(含荣耀)智能手机全年发货1.53亿台,全球份额突破10%,在中国市场持续保持领先。

与此同时,2017年华为正式超越苹果,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仅次于三星。

要知道,智能手机不过是华为旗下三大主营业务之一,而且还不是最主要的业务,它的企业用户和运营商用户才是它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华为拥有业界最完整的ICT((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简称ICT)产品聚合,能够为企业客户搭建一体化基础ICT平台,华为的云通讯、云计算&大数据、交换机、服务器等产品走向世界,傲视世界。

华为的运营商业务一直稳健经营,它成熟完善的无线网络、基础网络、IT基础设施等产品不断推动华为的网络建设从“投资驱动”向“价值驱动”转变。

据悉,2017年华为5G预商用系统已进入全球多个信息产业发达国家,2018年华为将推出面向规模商用的全套5G网络设备解决方案,2019年,华为推出支持5G的麒麟芯片,并同步推出支持5G的智能手机。

2017年华为的三大业务全线爆发,在成立30周年之际给自己送上了一份满意的生日礼物。

很多人知道,任正非创立了华为,让华为成为了中国制造业一张面向世界的名片。

但却有更多人不知道,近30年来华为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均离不开一个在背后掌舵的女人,她就是华为的董事长——孙亚芳。

图片 1

▲印度总理莫迪与中国企业家合照  

孙亚芳1989年进入华为,先后担任市场部工程师,培训中心主任,采购部主任,武汉办事处主任,市场部总裁,人力资源委员会主任,变革管理委员会主任,战略与客户委员会主任,华为大学校长等。

自1999年起任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至今。

正如阿里的彭蕾和武卫、格力的董明珠,华为高管之中也有一位位高权重的女强人。

而且,孙亚芳的职位可远不只是普通的高管,而是董事长!

也就是说,孙亚芳高居华为十七位高管之首,是华为当之无愧的女王,就连创始人任正非也只是屈居副董事长,从职位等级看,任正非还需要向孙亚芳汇报工作。

但实际上,孙亚芳是任正非钦点的董事长。

1992年,华为因贷款原因导致现金流出现问题,导致公司连续几个月没发放工资,有些员工甚至有了想走的心。

这时恰好华为幸运融到了一笔贷款,正当任正非等高管都在犹豫不决该怎么处置这笔资金的时候,刚进公司没几年的孙亚芳就敢于站出来,给任正非做了决定——先发放员工的工资再说!

于是,员工收到了等待已久的工资,立刻满血复活,企业的生产、研发、财务等问题也迎刃而解,没有多久华为就走出了困境。

孙亚芳年轻时就有异于常人的决断力和前瞻性,因此任正非后来一直对她寄予厚望。

1999年,华为因为营销战术、股权、财务等方面的受到外界的诸多质疑,任正非鉴于孙亚芳在对外协调上的能力认可,力荐其当董事长对外协调发展,而自己专注于内部管理和产品研发。

自此,华为正式开启了“双领导”的时代,女主外男主内,孙亚芳充分发挥她在市场、人力资源等方面的才干,任正非则专注于战略研究,“左芳右非”的独特管理风格铸造了华为30年的辉煌。

图片 2

▲华为17位董事会成员

这些年来,与鲜少露面且一贯低调神秘的任正非不同,孙亚芳不仅口才绝伦擅长外交,还经常出访各国面见国家领导人,出席各大国际经济论坛,与国内外各大企业高管商谈合作等。

12月14日,在《财富》发布的2017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界女性中,孙亚芳位居第二,仅次于长城汽车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王凤英,就连董明珠、彭蕾的排名也在她之后。

据了解,任正非无论在华为内部还是对外媒体,对其他高管如郭平、徐直军等人都是直呼其名,而说起孙亚芳,他都要尊敬地叫一声“孙总”。

由此可见,任正非内心对孙亚芳的个人魅力是多么认可和敬佩。

而孙亚芳对任正非也是心存敬畏,是华为内部最给任正非面子,也是最听任正非话的人。

即使是身居董事长的高位也始终保持谦逊,华为在规划企业或决策指挥方面,任正非仍是主导人,大多的场合孙亚芳只是起助手、参谋、政委的作用。

华为员工对孙亚芳的评价:“她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不亚于任正非,在训斥员工上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说起孙亚芳的火爆脾气,她暴风骤雨般的批评根本就让你找不到机会出口。

在华为内部,除了副总裁徐直军敢和孙顶几句外,其他人对孙亚芳向来都退避三舍,从不正面顶撞。

优雅智慧、成熟稳重、经验丰富……这就是6000亿华为背后的女人,可以说孙亚芳撑起了华为的半边天,华为在她手上发光发热。

从某种程度上看,她对华为的贡献甚至不亚于任正非。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撒加(ID:Sajia1712)

砺石导言:任正非的华为,董事长却是孙亚芳。这个被人们称呼为“华为女皇”、“华为国务卿”、“任正非接班人”的女人,既不是华为的创始人,也不是创业元老,它为何能稳坐华为董事长的位置?

时代赋予了创业者的使命,资本催熟了多少商人,商业繁荣的背后从来都不缺淘金者。而又有几人站在风口浪尖,却能指挥若定呢?资本市场和经济环境多变,危机四伏。从来也没有一家企业一帆风顺,但至少好的管理系统和执行力能够规避很大风险,有的企业追求短期盈利,有的企业做长远打算,作为企业的领导决策者,这艘大船将开往何方?或遇风浪,或遇潮汐,稍有不慎,将危机重重……

魏金梅 | 作者

虽然这些年国内走出去的企业有很多,但是高新技术企业的龙头还要数华为。不管是技术上还是管理上都堪称国内企业学习之典范,这是一家按照中国思维发展起来的世界级大型科技公司。中兴事件之后国内又一次掀起了芯片热潮,从中国组装到中国制造,再到中国创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是机遇也是挑战。

毫不夸张地说,华为30年发展史是一部波澜起伏的变革史。中西杂糅的变革理念、因时因势的变革方略、渐次推进的变革节奏、领导者的变革勇气与谋略,以及永不停息的自我批判精神等,使华为从原始积累期的混乱与活力并存走向规范化与秩序化,进而带来华为的全球化成功。

华为的案例使许多创业者深受启发,如今的上市大潮迭起,国内的老牌企业哇哈哈蠢蠢欲动,老干妈谣言四起,华为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华为和任正非的那些事儿让人感动,鼓舞人心。那么华为到底是怎么崛起的呢?

作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即使再低调也不得不被反复提起,但这个世界500强企业的董事长竟然不是他,而是孙亚芳。孙亚芳被人们称呼为“华为女皇”、“至尊红颜”、华为的“国务卿”、“任正非接班人”等,在华为地位可见一斑。这个既不是企业的创始人又不是元老级别的人物,为何能稳坐华为董事长的职位?

华为靠什么起家

从无到有的“董事长”

1987年,任正非为生活所迫被迫下海创业,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做程控交换机产品的朋友让任正非帮他卖些设备,有过几次这样的经历,尝到了甜头,于是任正非萌发出自己干的想法。当时43岁的任正非被迫离开国企,也是从这时从一个代理商转变为一个创业者。

1989年在弱小的华为危难之时,仍在机关任职的孙亚芳为华为带来“天使”贷款,帮华为度过生死难关。是独具慧眼还是江湖义气我们不得而知,但不可否认,此举为日后孙亚芳在华为的威信与地位增加了砝码。据说由于强大的运筹协调能力,孙亚芳多次在危难之时为华为带来“救命粮”。

图片 3

除此之外,果断的决策能力也是她领导气魄的充分体现。1992年前后,华为现金流出现严重问题,员工几个月没发工资,士气低落。此时华为突然收到一笔货款,对于款项的用处连任正非也说不准。此时孙亚芳站了出来拍板决定:先发放员工的工资再说!士气提升的华为,问题被一个个击破,成功走出了困境。

当年用2.4万注册了华为,在华为公司成立后,任正非凭借深圳地区政策优势,从香港低价进口产品,再以高价销售到内地,从中赚取差价。这让华为赚了第一桶金,在销售设备的过程中,他看到了中国电信行业对程控交换机的机遇,而当时的通讯设备几乎依赖于进口,有美国的、日本的、德国的西门子等,国内没有一家可以做交换机的企业,民族企业根本没有立足之地。

孙亚芳出众的大局观、跨文化沟通协调和细节管理能力在实践中被逐渐呈现,她对华为的市场营销和人力资源体系建立居功至伟,并且与任正非价值观的吻合、追求的高度一致,使她成为任正非最为信赖的参谋。

后来国家给予了正策上的帮助和支持,华为的科技制造逐渐有了起色,首先这个方向是对的,此次孤注一掷没有让任正非失望。华为采取了农村包围城市的销售策略:先占领国际电信巨头没有能力深入的广大农村市场,步步为营,最后占领城市。

在华为,本来是没有董事长这个职务的。1998年前后,由于华为过于低调加之市场营销、早年的股权、贷款等问题的集中爆发,导致外界多有微词,华为一时间压力山大。

到了90年代末21世纪初期国内的高兴技术产业和通讯迎来了最好的发展时机,此时的华为有了10多年的积累,有一定的用户和资金,并在通讯领域有了自己的技术管道和成果,从那一刻开始华为的业务走向了世界,直到今天依然走在科技前沿。

在这一敏感纷乱的时期,任正非提议孙亚芳做董事长,负责公司一切对外事务协调。而任正非本人则做副董事长兼总裁,主抓研发。任正非称此举是“有自知之明”,所以要“耐得住寂寞,甘于平淡”。

华为的三次危机

在中国企业中男女搭档的例子不少见,如海尔集团、巨人公司、海信集团等等。这些女性的共同特点,一是忠诚感强,第二角色定位很清晰,第三执行能力很强,做事很细致,弥补了男企业家很多的缺陷。女性的英雄情结低、威胁性更弱,懂得妥协和让步,孙亚芳正是这样的“女二号”。

第一次是华为创立初期,靠代理交换机业务起家,并因此而赚到了公司的第一桶金。但是自这个时候起,华为就积极地进行了研发,从一些小型交换机开始,慢慢的进入到中型、大型交换机领域。当时的华为立足未稳。

她给人的感觉是气定神闲,在惊涛骇浪中生活惯了的人,可以拥抱变化处事不惊,这是她的魅力所在。在对外事务上,孙亚芳风度和口才俱佳,说话“和风细雨”、举止优雅。在任正非不愿出面或不方便出面的场合,她就会不失时机的担任“特使”,调和任正非意志中的黑白灰,实现人与事的完美均衡。

市场上有诺基亚、爱立信、摩托罗拉、西门子、富士通等国际巨头几乎垄断了整个通讯市场。国产交换机的局面就在夹缝中飘摇欲坠。研发资金不足,产品也卖不出去,企业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任正非痛定思痛之后决定走农村市场,这条路很漫长但是可以让华为勉强能够活下来。

孙亚芳在董事长位子上的作用,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华为与外界的关系日益亲善。华为要走向世界,一味的低调和沉默自然是行不通的。比如,在与美国思科的大官司中,华为就十分巧妙地调动了媒体的情绪,获得了很大的舆论支持,在低调与曝光之间找到了自己的平衡点。思科官司的胜利为华为赢得了最难攻下的美国市场的入场券,初步形成了华为的国际矩阵。

第二次危机是1998年,华为走过了10个春秋,华为还是一个游击队,基本靠组装和小量的技术产品在国内有一定的市场份额,客户的发展受到前所未有的瓶颈,销售业绩逐渐下滑,华为缺少核心技术的短板已经凸显无疑,在管理上也遇到了挑战,企业产品的研发没有系统的理论指导和市场前景,华为再次陷入了困境,华为内部决定学习国外先进的管理技术和经验,请专家派人员学习,后来选择了思科和当时的IBM,这两家企业尤其在技术上给了华为很大的帮助。逐渐使华为从游击队变成了正规军。接下来的阶段就是从2002年开始的“优化应用阶段”,在实际产品开发中不断摸索和市场对接的方式,解决了市场需球和客户增量的问题。

在华为,副总裁们可以走马灯似的调换,惟独任正非与孙亚芳的合作近二十年没有变。孙亚芳不是英雄李一男,甚至并没有真正具体地主管过某一块核心业务,但她所具有的开放视角和未来格局不得不令众多男性高管折服。有人甚至夸张地说,华为任何人都可以走,只要确保“左非右芳”这个最核心的管理结构稳固存在,华为就有未来。

从2005年开始华为在之前IPD推行成果的基础上,适应自身需要结合CMMI和敏捷思想,做一些结合本地化项目和管理上的创新。

市场、研发和人力资源3个部门被视为对华为最强的三个法宝。任正非在宣布孙亚芳任董事长时说过,他认为孙亚芳的最大功绩是建立了华为的市场营销体系。这也是令对手最胆寒的,与对手在技术上差不多的情况下,华为总能通过市场获得更大的优势。孙亚芳在华为大部分时间主管人力资源和市场,华为严密的市场组织体系,被打上了孙亚芳工作中的风格和烙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