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魏洛阳故城居中宫城制度考

汉魏洛阳故城是我国古代重要的都城遗址之一,是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和北魏等朝代的国都,作为都城将近600年。这个城址的历史更为悠久,自西周始建,直至唐初,沿用历史长达1600年。

内容摘要:单一宫城位于都城北部中间,以居中的正殿太极殿为核心,正殿前方设置三道宫门,而宫门前方南北轴线铜驼大街又直对大城正门宣阳门,显示了我国古代都城真正具有了中轴线的规划思想,是一种崭新的“建中立极”都城形制,彰显了统治者皇权居中的治国思想。这种状况则是与当时南北方的政权对峙有关,主要矛盾就是南迁建康由中原士族建立的东晋和后续南朝诸政权,与崛起于北方的各游牧民族在中原建立的割据政权之间的正统之争,体现了各割据政权“居中”为荣和以中原正统王朝自居的思想,因此所建都城均极力仿制曹魏西晋洛阳都城。这一时期之后,隋唐盛世王朝的出现,以及后世古代主要王朝都城的形制和整个东亚地区都城的面貌,均与这种都城制度的创造和发展传承有关。

  我国古代都城制度和城市建设历史,是古人留传给后人的宝贵财富,其中的诸多历史教训和宝贵经验,对于今天的现代化城市规划与建设也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人类社会的发展历程,就是人类认识自然、利用自然和改造自然的过程,但同时也要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和保护自然。

这个城址是中古时期具有巨大影响力和重要示范作用的核心都邑。尤其以曹魏和北魏王朝为主导文化的魏晋南北朝时期,伴随着东西文化交流和多民族融合,创造了许多新的制度和文化面貌,不仅为隋唐大一统强盛王朝的诞生和沿承发展奠定了基础,而且文化面貌影响到更广泛的整个东亚地区。

关键词:都城;曹魏;形制;太极;洛阳城;考古;制度;文化;正殿;城市规划

  汉魏洛阳故城是我国古代重要的都城遗址之一,是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和北魏等朝代的国都,作为都城将近600年。这个城址的历史更为悠久,自西周始建,直至唐初,沿用历史长达1600年。

我国古代都城的形制变化,是一个继承传统不断发展演进的过程。自秦汉时期的多宫形制,如何发展到隋唐宋元明清的单一宫城居北居中形制,一直以来都是历史和考古学者研究关注的热点问题。20世纪60年代初,在汉魏洛阳故城考察发现了一座居北居中的单一宫城,考古学者据此基本认定是北魏新修的单一宫城——洛阳宫。由于相关文献记载的混乱,学者们对于单一宫城最早出现的时间也有争论,如著名学者陈寅恪、宿白、王仲殊等先生都曾认为是出现在北魏洛阳城,但也有学者指出北魏洛都是受北魏平城或东晋南朝建康城的影响,更有甚者提出曹魏洛阳城已经是单一宫城形制。总之,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地点就在汉魏洛阳故城。

作者简介:

  这个城址是中古时期具有巨大影响力和重要示范作用的核心都邑。尤其以曹魏和北魏王朝为主导文化的魏晋南北朝时期,伴随着东西文化交流和多民族融合,创造了许多新的制度和文化面貌,不仅为隋唐大一统强盛王朝的诞生和沿承发展奠定了基础,而且文化面貌影响到更广泛的整个东亚地区。

正是在此背景下,自1999年始,相关部门对北魏洛阳宫城遗址进行了一系列考古勘察,取得了解决我国古代都城单一宫城形制源头的重要考古成果,极大地丰富了古代都城文化的内涵和演进历程。其中最重要的一项考古发现,是2001—2002年发掘确定了北魏宫城南墙的正门——阊阖门遗址,获得了该宫门具体位置、平面形制、建筑结构、始建与沿用时代的相关资料。

  我国古代都城制度和城市建设历史,是古人留传给后人的宝贵财富,其中的诸多历史教训和宝贵经验,对于今天的现代化城市规划与建设也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人类社会的发展历程,就是人类认识自然、利用自然和改造自然的过程,但同时也要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和保护自然。

  我国古代都城的形制变化,是一个继承传统不断发展演进的过程。自秦汉时期的多宫形制,如何发展到隋唐宋元明清的单一宫城居北居中形制,一直以来都是历史和考古学者研究关注的热点问题。20世纪60年代初,在汉魏洛阳故城考察发现了一座居北居中的单一宫城,考古学者据此基本认定是北魏新修的单一宫城——洛阳宫。由于相关文献记载的混乱,学者们对于单一宫城最早出现的时间也有争论,如著名学者陈寅恪、宿白、王仲殊等先生都曾认为是出现在北魏洛阳城,但也有学者指出北魏洛都是受北魏平城或东晋南朝建康城的影响,更有甚者提出曹魏洛阳城已经是单一宫城形制。总之,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地点就在汉魏洛阳故城。

阊阖门是北魏宫城南面的第一道正门,门址位于宫城南墙中段偏西,建筑形制与结构极为独特,具有强烈的礼仪特征。主要有以下特点:其一,宫门不坐落在宫城南墙缺口处,而是后坐于宫墙。其二,门址台基东西长44.5米,南北宽24.4米,上面有40个柱础或础坑组成的建筑柱网,是一座面阔七间、进深四间、三个门道的殿堂式宫门,与阊阖门有三重楼的记载相吻合。其三,宫门前方两侧修筑有东、西两座大型夯土阙基,单个阙台29米见方,平面均为一母带二子的曲尺形子母阙式,与《水经注》记载的阊阖门夹建巨阙完全相符,补充了我国古代都城所特有的门阙制度研究的缺环。其四,在史料中,洛阳城宫城正门称为阊阖门,始自曹魏初期新修洛阳宫、明帝改雉门为阊阖门,西晋至北魏均继续沿用此门。通过考古发掘,明确了北魏阊阖门阙均是在曹魏始建的巨大夯土基础上增修沿用,完全证实了北魏阊阖门始自曹魏阊阖门的记载。

  汉魏洛阳故城是我国古代重要的都城遗址之一,是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和北魏等朝代的国都,作为都城将近600年。这个城址的历史更为悠久,自西周始建,直至唐初,沿用历史长达1600年。

  正是在此背景下,自1999年始,相关部门对北魏洛阳宫城遗址进行了一系列考古勘察,取得了解决我国古代都城单一宫城形制源头的重要考古成果,极大地丰富了古代都城文化的内涵和演进历程。其中最重要的一项考古发现,是2001—2002年发掘确定了北魏宫城南墙的正门——阊阖门遗址,获得了该宫门具体位置、平面形制、建筑结构、始建与沿用时代的相关资料。

北魏及曹魏宫城阊阖门的发现,标志着单一宫城研究的大门被打开。循此基点向南正对宫城南面的铜驼大街,向北与宫城内最大殿址——太极殿遥遥相对,宫城中一条主要建筑轴线基本确立。由此认识到,曹魏新建的宫城洛阳宫,已经与东汉南北宫分立的格局完全不同,而是在洛阳城北中部重建的一座单一宫城。北魏重建的洛阳宫,明显延续了曹魏创建的单一宫城形制和名称。由此,基本确定了单一宫城在洛阳城出现的时间是在曹魏时期。

  这个城址是中古时期具有巨大影响力和重要示范作用的核心都邑。尤其以曹魏和北魏王朝为主导文化的魏晋南北朝时期,伴随着东西文化交流和多民族融合,创造了许多新的制度和文化面貌,不仅为隋唐大一统强盛王朝的诞生和沿承发展奠定了基础,而且文化面貌影响到更广泛的整个东亚地区。

  阊阖门是北魏宫城南面的第一道正门,门址位于宫城南墙中段偏西,建筑形制与结构极为独特,具有强烈的礼仪特征。主要有以下特点:其一,宫门不坐落在宫城南墙缺口处,而是后坐于宫墙。其二,门址台基东西长44.5米,南北宽24.4米,上面有40个柱础或础坑组成的建筑柱网,是一座面阔七间、进深四间、三个门道的殿堂式宫门,与阊阖门有三重楼的记载相吻合。其三,宫门前方两侧修筑有东、西两座大型夯土阙基,单个阙台29米见方,平面均为一母带二子的曲尺形子母阙式,与《水经注》记载的阊阖门夹建巨阙完全相符,补充了我国古代都城所特有的门阙制度研究的缺环。其四,在史料中,洛阳城宫城正门称为阊阖门,始自曹魏初期新修洛阳宫、明帝改雉门为阊阖门,西晋至北魏均继续沿用此门。通过考古发掘,明确了北魏阊阖门阙均是在曹魏始建的巨大夯土基础上增修沿用,完全证实了北魏阊阖门始自曹魏阊阖门的记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