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垃圾焚烧变废为宝,丹麦打造全球最豪华垃圾焚烧发电厂

原标题:丹麦打造全球最豪华垃圾焚烧发电厂!耗资6.4亿美元,屋顶功能超强大!

丹麦,是“童话王国”。在首都哥本哈根市中心的长堤公园边,有一座每天可处理数千吨垃圾的发电厂在运转。与发电厂一墙之隔的,是一片居民区,而发电厂对面,就是著名的景点——小美人鱼铜像。

图片 1

垃圾焚烧发电厂,总是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外观丑陋,污染环境,周围居民也会因此反对在自家附近建设这样的设施。

如今,这种新型垃圾焚烧发电厂已成为丹麦主要的垃圾处理场所,为丹麦提供能源。在丹麦人眼中,垃圾不是难闻、丑陋的废弃物,而是一种清洁能源。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片 2

570万人口国家有34个垃圾焚烧厂

最近很多人问我垃圾发电到底对周边环境有没有影响,对此我找了下有关资料,主要问题是垃圾焚烧易产生一级至癌物二恶英,以下文字能解答大家的问题,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但如果你觉得,所有的垃圾焚烧厂都是同样的脏、乱、差,那就大错特错了!!!

丹麦是世界上最早对垃圾处理进行立法的国家之一。早在20世纪90年代,丹麦就颁布了针对垃圾焚烧设施经营者的法律,规定所有焚烧设施必须采用热电结合技术生产电力和热能,同时政府向焚烧设施经营者提供资金补贴。


图片 3

这个北欧小国1903年建设的弗莱德里克堡垃圾焚烧厂,就在哥本哈根市中心。该厂利用垃圾焚烧过程中产生的热能,给市政机构供热和供电。如今,570多万人口的丹麦,境内就建有34个垃圾焚烧厂,它们提供了全国4.5%的电力和20%的供暖。

1

在丹麦的哥本哈根,一项正在进行的工程成功吸引了人们的眼球:设计人员将垃圾焚烧厂与滑雪场有机结合,并利用排放的水汽进行发电。

在丹麦南部的森讷堡市,垃圾焚烧是当地热能供应的主要来源之一。每年,超过7万吨废物被送到这里的垃圾焚烧厂用于发电发热。发电后产生的尾气被输送到余热锅炉,以蒸汽的形式通过管道用于区域供暖。

正面结论

每个人、每个城市每天都在产生垃圾。一方面是日渐成山,大有围城之势的生活垃圾,一方面是对垃圾焚烧发电厂的避之不及。生活垃圾该何去何从?垃圾焚烧发电厂是不是像很多网民所说的伴随着对周边环境和居民的危害呢?

图片 4

在侯寨综合垃圾处理厂即将被填满之际,在我国目前已经建成220座垃圾焚烧发电厂的时候,郑州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处理工作迫在眉睫。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到底对周边环境居民有没有危害?如何控制垃圾焚烧排放的污染物?如何看待二噁英?直面这些问题,是做好垃圾焚烧处理的第一步。郑报融媒采访了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工、教授徐海云,为大家揭开垃圾焚烧处理的面纱,一一解答心中疑虑。

垃圾焚烧发电

  人口密度大城市的唯一选择

  如何处理我们日常生活中产生的生活垃圾?目前主要有三种方式,第一种就是回收利用,第二种是卫生填埋,第三种是焚烧发电。在我国,对于废纸、塑料瓶等一些可回收利用的生活垃圾,目前已经得到充分的回收利用,这部分主要通过回收废品来完成,回收利用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是非常充分的。对于可回收利用以外的生活垃圾,主要通过填埋和焚烧处理。在郑州,大部分的生活垃圾是通过填埋处理的。

  “垃圾的填埋处理一方面要持续占有土地,另外一方面对空气和地下水弊端显而易见。对于我国大部分土地资源紧张、人口稠密的城市来说,现代化的垃圾焚烧发电是必然的选择,在发达国家也是如此。”徐海云说,和德国、日本人口密度比较大的国家相比,在我国很多城市,人口密度比他们还大,所以说垃圾焚烧处理是我国很多大城市的必然选择。在我国台湾,有2000多万人口,在1990年以前生活垃圾还是填埋处理,如今为了垃圾处理需要建设了24个垃圾焚烧发电厂,正是这24个垃圾焚烧发电厂,保证了台湾生活垃圾处理的可持续性,保障了台湾优美的环境卫生条件。“从国内的垃圾处理实践表明,垃圾焚烧发电处理是解决生活垃圾处理的唯一选择。”徐海云说。

 到2020年

  城市垃圾焚烧处理能力占总处理能力50%以上

  达到国家排放标准的现代化垃圾焚烧发电厂,对周围居民的健康包括对环境的影响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徐海云给出了解释。

  徐海云说,目前我们国内已经有一批这样的垃圾焚烧发电厂建成并投入运营,从他们运营的情况看,对周围的环境和居民是没有影响的。而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在发达国家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了。而且德国、日本有一部分垃圾焚烧发电厂都在市区中心。从这个过程来看,对周围环境和居民都没影响。今天在发达国家,大家很自信地认为建造垃圾焚烧厂是一件高尚的事情,因为它有效地减排二氧化碳。比如,日本东京垃圾焚烧厂就与居民区很近;美国明尼苏达州的垃圾焚烧厂也是在体育场旁边;巴黎塞纳河边的地下垃圾焚烧厂,离埃菲尔铁塔不到2公里。在欧洲,生活垃圾焚烧厂往往还是城市居民的供热热源。这是欧盟垃圾焚烧的发展趋势。巴黎市区3座垃圾焚烧厂的供热量是整个城市供热量的50%以上。

  “我们国家的垃圾焚烧的排放标准比如二噁英等大家关心的排放物和日本欧盟都是一致的,大家的担心更多的都是受网络上一些莫须有的谣言影响。”徐海云说。

  截至2015年年底,我们国家共建成垃圾焚烧发电厂220座,总处理能力达到了每天21万吨,这几年来,每年大约有3万吨处理能力的垃圾焚烧处理厂投入使用。这个趋势还将延续。

近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和环境保护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工作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底,全国设市城市垃圾焚烧处理能力占总处理能力50%以上,全部达到清洁焚烧标准。预计2020年,全国生活垃圾焚烧总处理能力每天达到40万吨。

图片 5

垃圾焚烧厂建在市中心

2

这一发明成功入选了美国《时代》杂志评选的“2011年度50大最佳发明”。

传统的垃圾焚烧会产生有害气体,同时带来难以清理的飞灰飞渣。而在丹麦,这一现象并不存在。“在丹麦,垃圾焚烧厂都要严格按照欧盟排放标准进行管理,所以我们并不担心会出现这些问题。”丹麦最大的垃圾处理咨询公司Ramboll公司工程师Jens
Moller说,环境检测机构会每隔三个月检查比对一次数据。此外,一氧化碳和一氧化氮等气体还可以做到实时监测,确保不会超标准排放。

负面结论

1)垃圾焚烧场的危害:

垃圾焚烧易产生一级至癌物二恶英。二恶英是毒性最大的化合物之一,其毒性是氰化物的130倍、砒霜的900倍,有“世纪之毒”之称。二恶英化学结构稳定,亲脂性高,无法生物降解,进入人体10年难排出!无论存在于空气、水还是土壤中,它都能强烈地吸附于颗粒上,借助于水生和陆生食物链不断富集而最终危害人类,累计到一定程度就会致人于死地!国外早已取消了垃圾焚烧厂:早在1985年美国就有超过137座焚烧炉兴建计划被取消;1992年,加拿大安大略省通过了焚烧炉使用的被禁令;1996年北美洲五大湖区52个焚化炉结束运作;德国、荷兰、比利时等欧洲国家也相继颁布了“焚烧炉禁建令”;我们的近邻日本1998年末永久或短暂关闭了2000多座工业废物焚化炉,到2000年7月,全日本已有
4600座垃圾焚烧设施被停止使用;即使是垃圾问题极为严重的贫穷的菲律宾,也颁布了垃圾焚烧设施建设的禁令。导致各国政府纷纷立法关闭及禁建垃圾焚烧设施的直接原因是发现在垃圾的焚烧过程中产生大量的有毒物质二恶英。

2)揭露垃圾焚烧发电厂的真相

真相之1:

高温产生了严重的二次污染.
无论使用国产还是进口设备,无论是老式焚化炉还是新型焚化设施,依然是排放二恶英的源头。虽然通过烟气排放的二恶英及重金属数量减低,然而在灰烬中的二恶英及重金属含量却相应提高,
灰烬仍然需要填埋并产生二恶英污染。

垃圾焚烧产生大量的有毒物质,其中最为危险的是人类一级致癌物中毒性最强的二恶英(DIOXINs
,DXNs)。

二恶英主要是由垃圾中的塑料制品焚烧产生,它不仅具有强致癌性,而且具有极强的生殖毒性、免疫毒性和内分泌毒性,这种比氰化钾毒性还要大1千多倍的化合物由于化学结构稳定,亲脂性高,又不能生物降解,因而具有很高的环境滞留性。

垃圾焚烧后,废气中的二恶英或者被人和动物直接吸入,或者通过空气飘落到了土壤和水中二恶英含量很高的固体废物和废水可能通过地下水渗透。借助于水生和陆生食物链,
最终被人们食用。

真相之2: 焚烧炉技术漏洞百出

1) 柴油燃油辅助燃烧系统条件苛刻, 难以满足:
以下条件根本没办法保证时刻都能达到:
柴油投放量的多少,烟气温度不低于850℃,烟气在炉膛及二次燃烧室内的停留时间不少于2s,O2浓度不少于6%..

2) 喷入式活性碳阻击不了二恶因:

(1) 据称,对废气中致癌毒素去除率达98%, 还有2%怎么办?难道它就不是毒吗?

(2.))通过烟气排放的二恶英及重金属数量减低,然而在灰烬中的二恶英及重金属
含量却相应提高

  1. 活性碳本身也是重大疑点:

1) 活性碳本身很可能是伪劣产品.

2) 发电厂很可能为了节省成本,偷工减料.

3) 吸附二恶英的废活性炭可能被循环利用.

人为操作错误以及设备故障:
要知道,故障迟早会发生的,将导致二恶英大量生成!!! 典型案例:
在深圳蛇口港湾小区血癌村案件中,南山垃圾焚烧电厂厂长说,电厂的烟气处理系统在那两天的确没有正常工作,垃圾焚烧产生的有毒废气未经处理就排放到空气中。

产生二恶因的必然性:
烟气在处理和排放过程中处于300~500℃区域是无法跳越的.
二恶英在高温过程中被破坏去除,在降温的过程中还会重新生成!

真相之3: 固体废物和废水的危险性—“海陆空”全方位的二恶英污染

按公示文件讲:焚烧留下的“焚烧灰尘属危险废物”将作特殊处理,谁来监督这些剧毒物不会扩散???
如果填埋,也可能会通过地下水渗透,
产生二恶英污染。文件又说:“废活性炭经过鉴别后如属于危废将同飞灰一并处置,如属于一般废物将同炉渣一并处理”;
活性炭“可以对焚烧后烟气中的二噁英类进行有效脱除,去除效率可达到98%以上”。废活性炭居然可以作为一般废物,岂不是承认活性炭的吸附无效,或者垃圾焚烧不产生二恶英?这份文件的科学精神,对人民负责的精神怎么体现!
文件还说“炉渣属一般固体废物”、“本工程炉渣拟综合利用”
。果真无害吗!还有,一切废水,包括“垃圾渗滤液、卸料平台、车间等冲洗水、全厂生活污水”,终将排入河流,这中间没有二恶英吗!
垃圾焚烧对环境的二恶英污染是“海陆空”全方位的,它污染的范围也绝不是周围几公里。若干年后,将有多少人为此而改变生命的进程!

真相之4: “达标”之说是个典型的文字游戏

1);我国标准低于一般国际标准10倍: 二恶英类排放标准: 中国 1.0 ng
TEQ/m3 11 而台湾标准为 0.1 ng TEQ/m3 11 (也是国际通行的标准).
注意:两者是10倍关系.

2)垃圾厂的建设标准: 400米范围外无异味. 这个标准太低,
相距400米还有异味,可见污染有多么严重?!!!

3)二恶英排放实际上几乎无法检测, 标准形同虚设,
无法对其监管.目前中国的垃圾焚烧发电厂总是这样回答记者:”我们达标”,实际上从来就没有测过!二恶英检测难度较大,检测费用较高,一个样品的分析测试就需花费近万元人民币;我国仅有少数几个二恶英研究实验室能够检测。
北大二恶英研究实验中心博士这样形容二恶英样品前处理(提取、分离、浓缩、精制)的工作量,就如同把国际标准泳池(50米×25米×2米)装满大米,从中挑捡出一颗带色的大米。

真相之5: 假“发电”,真“污染”

中国的垃圾热值低,多为厨房垃圾,可燃物少,含水量高达60%。居民生活垃圾热值低、湿度大,与西方发达国家垃圾相比,不适合焚烧发电.
国外都是将垃圾分类之后,将其中能烧并且不产生毒素的垃圾类别用来焚烧发电.
国内很多垃圾发电厂是打着发电的旗号,干着制造二恶因污染的勾当。这些发电厂的目的是拿政府补贴和发电卖钱。发电厂经常产生大量没有燃烧干净的生活垃圾,“好像跟刚刚从家里倒出来的垃圾一样”,
燃烧不完全, 将产生更严重的二恶因污染。

真相之6: 震惊-垃圾焚烧是不分类,直接烧

据09年07.4.11日现代快报报道,某垃圾焚烧厂经理说,生活垃圾成分单一,直接烧,不会产生污染,烟囱冒出的全是白烟,很干净.
实际情况是:
生活垃圾成分非常复杂,包含大量如塑料垃圾袋,电池等产生严重污染的成分.
如果不事先分类,而是直接焚烧,二恶英的污染将会成百倍增长。

真相之7: 国际禁建令: 请看欧美国家早已纷纷发布禁建令,并关闭焚化炉.

在1985年美国就有超过137座垃圾焚烧炉兴建计划被取消;

1992年,加拿大安大略省通过了焚烧炉使用的禁令;

1996年北美洲五大湖区52个焚化炉结束运作;
德国、荷兰、比利时等欧洲国家也相继颁布了’焚烧炉禁建令’;我们的近邻日本1998年末永久或短暂关闭了2000多座工业废物焚化炉,到2000年7月,全日本已有4600座垃圾焚烧设施被停止使用;

1997年6月16日,韩国政府强制关闭3家国有大型垃圾焚烧处理厂;
即使是垃圾问题极为严重的贫穷的菲律宾,也颁布了垃圾焚烧设施建设的禁令。

2001年3月,由英国埃可塞特大学的国际绿色和平组织研究实验室发表的《焚化炉与人类健康》的长篇报告,通过对二恶英与焚化炉关系的专门研究,纠正了许多传统的误解:虽然经过改良的新型焚化设施通过烟气排放的二恶英及重金属降低,然后在灰烬中的二恶英及重金属含量却相应提高,仍然造成环境污染;焚化炉不能完全消除废物中的有毒物质,而只是改变了它们的形态,部分物质的毒性甚至比原来更高;所谓焚烧可减少废物的重量和体积,不过是针对灰烬而言,如果将焚化炉有毒气体输出量加起来,总输出量将超过废物原来的重量。

报告还通过对芬兰、西班牙、德国等欧盟国家在垃圾焚化设施附近的居民的监测研究,指出垃圾焚化对人类健康的严重影响包括(儿童和成人)患上癌症、呼吸道疾病、心脏病、免疫系统失调、过敏症及先天畸形等疾病。报告的结论是:足够的证据显示焚化炉对环境造成污染,对人类健康造成伤害,理应被全面取缔。

2001年5月,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各国全权代表会议上,经投票有91个国家(包括我国)赞成,《POPS公约》(后更名为斯德哥尔摩公约)获得通过。公约确定了各国必须立即加以控制和治理以二恶英为代表的12项在环境中具有高残留性、高生物浓缩性和高生物毒性的物质,即POPS物质(残留性有机污染物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