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唯物主义视野下的,浙江社科网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历史唯物主义与空间关系不大:当人们讨论空间问题时,社会历史是在其视野之外的;而在人们思考历史问题时,又很少考虑空间。笔者认为,我们应从空间观与历史观相统一的角度,把空间问题提升为“空间化”问题。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历史唯物主义与空间关系不大:当人们讨论空间问题时,社会历史是在其视野之外的;而在人们思考历史问题时,又很少考虑空间。笔者认为,我们应从空间观与历史观相统一的角度,把空间问题提升为“空间化”问题。

自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赞成与反对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止过。无论人类历史进程如何演进,无论当今时代发展如何变化,马克思主义所关注的问题与提出解决问题的立场观点方法,不仅没有过时,反而愈加凸显其科学性和真理性。正如习主席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指出的那样:“在人类思想史上,没有一种思想理论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对人类产生了如此广泛而深刻的影响。”“两个世纪过去了,人类社会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马克思的名字依然在世界各地受到人们的尊敬,马克思的学说依然闪烁着耀眼的真理光芒!”我们可以坚定地说,马克思是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思想家,马克思主义始终是时代的最强音。

实际上,历史唯物主义所理解的“空间”并不是静止的几何学与地理学概念,亦非主观的心理形式、文化符号结构,而是社会秩序实践性建构过程,即它是一种动态的历史关系,故“空间化”一词更能体现历史唯物主义对空间的独特深刻理解。历史唯物主义的“空间化”问题包括“两个提升”:一是把空间问题提升为“空间化”问题;二是把“空间化”问题从一个哲学范畴问题,提升为历史唯物主义的当代特征与核心课题。

实际上,历史唯物主义所理解的“空间”并不是静止的几何学与地理学概念,亦非主观的心理形式、文化符号结构,而是社会秩序实践性建构过程,即它是一种动态的历史关系,故“空间化”一词更能体现历史唯物主义对空间的独特深刻理解。历史唯物主义的“空间化”问题包括“两个提升”:一是把空间问题提升为“空间化”问题;二是把“空间化”问题从一个哲学范畴问题,提升为历史唯物主义的当代特征与核心课题。

马克思主义是把握历史发展规律的科学理论

由此出发,历史唯物主义的“空间化”问题实际上包括三个基本问题:其一,历史唯物主义为何要面对“空间化”问题。一方面,当代社会现实新变化要求我们关注空间问题,但传统唯物史观不足以直接回答这个时代问题,而“空间化”研究是弘扬马克思主义哲学当代价值的重要突破口。另一方面,只有以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提出符合当代现实的“空间化”理论,才能澄清目前国内外相关研究中的困惑,辨明当代社会“空间化”研究的科学方向。其二,历史唯物主义如何面对“空间化”问题。经典马克思主义理论中潜藏着“空间化”问题视角;从第二国际部分理论家经过苏俄马克思主义到西方马克思主义,走过了一个从重视历史阶段到重视空间发展问题的转变过程;当今一些理论自觉把当代世界“空间化”问题提到了一个很突出的地位。其三,何为历史唯物主义所说的和研究的“空间化”问题。从经典逻辑中拓宽与翻新的基本理论问题,即以社会关系的生产与再生产历史辩证法为基础的当代理论建构问题;面向当代人类社会“空间化”的重大现实问题,特别是关于城市化、经济全球化等重要问题。

由此出发,历史唯物主义的“空间化”问题实际上包括三个基本问题:其一,历史唯物主义为何要面对“空间化”问题。一方面,当代社会现实新变化要求我们关注空间问题,但传统唯物史观不足以直接回答这个时代问题,而“空间化”研究是弘扬马克思主义哲学当代价值的重要突破口。另一方面,只有以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提出符合当代现实的“空间化”理论,才能澄清目前国内外相关研究中的困惑,辨明当代社会“空间化”研究的科学方向。其二,历史唯物主义如何面对“空间化”问题。经典马克思主义理论中潜藏着“空间化”问题视角;从第二国际部分理论家经过苏俄马克思主义到西方马克思主义,走过了一个从重视历史阶段到重视空间发展问题的转变过程;当今一些理论自觉把当代世界“空间化”问题提到了一个很突出的地位。其三,何为历史唯物主义所说的和研究的“空间化”问题。从经典逻辑中拓宽与翻新的基本理论问题,即以社会关系的生产与再生产历史辩证法为基础的当代理论建构问题;面向当代人类社会“空间化”的重大现实问题,特别是关于城市化、经济全球化等重要问题。

面对今天变化的时代和发展的社会现实,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核心,即观察世界、分析问题的基本立场、观点、方法,依然是把握人类社会历史发展一般规律的科学真理。

历史唯物主义“空间化”研究,是西方马克思主义一些经典思想家的思想被中国学界介绍、理解、消化、应用的建设性成果,开辟了历史唯物主义当代研究的新领域、新范式。这也是中国社会巨大变迁在理论上一种自觉和不自觉的反映。就理论渊源而言,20世纪末以来,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界先后引入了不少当代西方社会理论前沿人物及其思想,其中,大卫·哈维、曼纽尔·卡斯特和昂利·列斐伏尔是公认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空间理论“三剑客”。此外,一些更广义的西方现代性与后现代理论的经典大师也被同期介绍到中国,比如福柯、德里达、弗利德里克·詹姆逊、安东尼·吉登斯等;还有一些激进的西方建筑学派领军人物,如意大利建筑学领域马克思主义代表人物塔夫里等。另外,更早些时候,一批原来被称为依附论与世界体系理论、后来变成反全球化理论的一些学科、学派和领军人物,比如弗兰克、多斯桑托斯、伊曼纽尔·沃勒斯坦、阿明也被介绍到中国。最后,还有经由葛兰西与福柯影响的、更为晚近的后殖民主义批判理论代表人物萨义德、霍米巴巴、斯皮瓦克乃至查特吉、杜赞奇等人,他们的思想也得到汉语学界的关注。这些人也都自觉不自觉地从空间角度来理解世界,特别是东方世界的差异化发展问题。可以说,“空间化转向”是一种普遍的时代感觉和共识,或者说是时代精神的共鸣。

历史唯物主义“空间化”研究,是西方马克思主义一些经典思想家的思想被中国学界介绍、理解、消化、应用的建设性成果,开辟了历史唯物主义当代研究的新领域、新范式。这也是中国社会巨大变迁在理论上一种自觉和不自觉的反映。就理论渊源而言,20世纪末以来,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界先后引入了不少当代西方社会理论前沿人物及其思想,其中,大卫·哈维、曼纽尔·卡斯特和昂利·列斐伏尔是公认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空间理论“三剑客”。此外,一些更广义的西方现代性与后现代理论的经典大师也被同期介绍到中国,比如福柯、德里达、弗利德里克·詹姆逊、安东尼·吉登斯等;还有一些激进的西方建筑学派领军人物,如意大利建筑学领域马克思主义代表人物塔夫里等。另外,更早些时候,一批原来被称为依附论与世界体系理论、后来变成反全球化理论的一些学科、学派和领军人物,比如弗兰克、多斯桑托斯、伊曼纽尔·沃勒斯坦、阿明也被介绍到中国。最后,还有经由葛兰西与福柯影响的、更为晚近的后殖民主义批判理论代表人物萨义德、霍米巴巴、斯皮瓦克乃至查特吉、杜赞奇等人,他们的思想也得到汉语学界的关注。这些人也都自觉不自觉地从空间角度来理解世界,特别是东方世界的差异化发展问题。可以说,“空间化转向”是一种普遍的时代感觉和共识,或者说是时代精神的共鸣。

首先,从物质生产实践出发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始终是我们观察世界与改造世界的基本遵循。恩格斯曾指出:“只有物质生活条件的生产与再生产才是人类社会历史存在和发展的一般基础,这个基础是作为永恒的自然必然性出现的。”由此出发,才有了物质生活资料的再生产、人自身的生产和社会关系的生产。这是我们形成坚持发展生产力是解决我国所有问题的关键这个重大战略判断的重要理论依据。

历史唯物主义“空间化”研究的第一个现实问题是城市化。它是资本主义和当代世界“空间化”发展最直接、最具体的地理景观。资本主义发展的经典公式就是通过不断的积累扩大再生产,资本为追求剩余价值而生产,生产的目的不是为了生活需要,而是为更大一轮的投资做准备,剩余价值变成一种新的投资。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方面积累越来越多,另一方面工人阶级和第三世界人民消费能力越来越下降,这就导致了过度积累,相当一部分剩余资本无法实现转移,变成了一种滞留的货币,这对资本家而言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资本只有在运动和流通中才能生存与增值。在这种情况下,资本主义就必须用剩余资本进行投资。资本缓解过度积累主要采取两种方式:对未来投资和对外围空间投资。对未来投资包括金融投资、教育投资等。对外围空间投资,就是对人居住的环境或者人工环境的投资。作为人造环境的投资与生产,资本主义城市化发展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基于人类生活需要,而是基于资本转移或者缓解过度积累而采取的一种投资形式,是资本扩大再生产或者说延长流通时间的一种投资形式。换言之,城市是政府和大型企业把手中积累起来的剩余价值、利润、财政收入进行消费、投资的一种方式。

历史唯物主义“空间化”研究的第一个现实问题是城市化。它是资本主义和当代世界“空间化”发展最直接、最具体的地理景观。资本主义发展的经典公式就是通过不断的积累扩大再生产,资本为追求剩余价值而生产,生产的目的不是为了生活需要,而是为更大一轮的投资做准备,剩余价值变成一种新的投资。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方面积累越来越多,另一方面工人阶级和第三世界人民消费能力越来越下降,这就导致了过度积累,相当一部分剩余资本无法实现转移,变成了一种滞留的货币,这对资本家而言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资本只有在运动和流通中才能生存与增值。在这种情况下,资本主义就必须用剩余资本进行投资。资本缓解过度积累主要采取两种方式:对未来投资和对外围空间投资。对未来投资包括金融投资、教育投资等。对外围空间投资,就是对人居住的环境或者人工环境的投资。作为人造环境的投资与生产,资本主义城市化发展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基于人类生活需要,而是基于资本转移或者缓解过度积累而采取的一种投资形式,是资本扩大再生产或者说延长流通时间的一种投资形式。换言之,城市是政府和大型企业把手中积累起来的剩余价值、利润、财政收入进行消费、投资的一种方式。

其次,以主体视角的社会形态划分依然是我们对人类社会历史发展判断的基本遵循。马克思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根据作为社会主体的人的发展状况,将人类社会历史划分“人的依赖性社会、物的依赖性社会、个人全面发展的社会”三种依次更替的社会形态。依据这个划分标准,不仅可以更加清晰的把握共产主义“自由人的联合体”的特征,也可以有效规避试图跳过生产力水平的限制,单方面发展生产关系的错误做法;由此我们还可以清晰地看到,无论今天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生产关系发生何种变化,无论资产阶级学者如何揪住一些经验现象大做文章,资本主义社会仍然没有跳出“物的依赖性社会”的历史阶段。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