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实验室惊现微型吃豆人,2017诺贝尔奖

显微镜下的图像常常能带给我们惊喜,这次意大利布雷西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escia in
Italy)一台电子显微镜呈现的画面(如上图所示)堪称科学与艺术的完美结合。这个形神兼备的吃豆人其实是氧化铜团簇,只有3.5微米大小。当然它最初并不是这个颜色,但染色后的效果逼真得确实让Photoshop(Adobe公司出品的知名图像处理软件)都感到汗颜。瞧瞧它那像无底洞般永远填不满的血盘大口……“噢No!我是豆子,请不要靠近我!啊……我被吃掉了……”(貌似这样的配色使吃豆人很像在客串反面角色嘛……)

图片 1

英国科学摄像师用电子显微镜捕捉到蝌蚪“微笑”

这幅电子显微镜下的图像在材料研究学会(Materials Research
Society)今年夏天于旧金山举行的“艺术科学(Science As Art)”竞赛中获奖。

2017年诺贝尔奖颁给了雅克·杜波谢(Jacques Dubochet), 约阿希姆·弗兰克
(Joachim Frank) 和 理查德·亨德森(Richard
Henderson)。以表彰他们对于冷冻电子显微镜技术的研究发展所作出的贡献,三位科学家同时还简化和改进了生物分子的成像。这项技术使得生物化学迈向了新的时代。我们很有可能在近期内获得原子级别分辨率下的生命复杂机械的详细图像。

图片 2

P.S. 掐指一算,2010年吃豆人可是正正好好三十岁了呢,Happy 30th
anniversary!

图片 3

高能电子显微镜下,一只蝌蚪似乎正在“微笑”

翻译: 红花

因为冷冻电子显微镜技术的出现,我们能看到的微观世界从图片左侧的样子,变成了右侧这样。图片来源:The
Royal Swedish Academy of Sciences | 制图:Martin Högborn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英国一名科学摄像师使用高能电子显微镜准确地捕捉到了一只正在“微笑”的蝌蚪。

来源:
motherboard

图像是理解的关键。科学上的重大突破,其根源常常来自成功地创造出肉眼不可见物体的图像。然而在生物化学的领域里,现有技术难以实现生命体的大部分分子内在机械的可视化,所以留存了许多空白。但是,冷冻电子显微镜改变了这一切,研究者现在可以冻结运动中的生物分子,看到以前从未见过的生物进程。这对进一步理解生命的基础化学过程以及发展相关医药领域都是决定性的。

由于蝌蚪只有14天大,这一“微笑”表情通过肉眼是无法看见的,即使是在高能电子显微镜下也极难观察到。小蝌蚪只有1厘米长,正在迅速地成长,对于这次近距离观察,它似乎很开心。

长期以来,电子显微镜被认为只适用于死亡物质的成像,因为高强度的电子束会破坏生物材料。
但是在1990年,理查德·亨德森成功地使用电子显微镜得到了原子级分辨率的三维蛋白质图像。这一突破证明了这项技术的潜力。

65岁的科学摄像师大卫:斯皮尔斯(David
Spears)以前是一名动物学家,他是在自己的家庭实验室里捕捉到的这一罕见图像。大卫说,这台高能电子显微镜价值9万英镑,如果使用普通显微镜,则无法观察到这么多细节。

约阿希姆·弗兰克使这项技术得以普遍应用。在1975到1986年间,他研发了一种图像处理方法,可以对电子显微镜下模糊的2D图像进行分析和合并,从而显示出一个清晰的三维结构。

目前,大卫的工作是为科学教材和科学杂志拍摄图片,但平时他会找来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来观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