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保险一盘棋难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王亚柯教授来我校讲学

11月23日上午,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博士生导师王亚柯在我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实践教学平台作了一场题为“参加养老保险划算吗?”的学术报告。商学院骨干教师以及部分本科生聆听了此次讲座。

多年来,广东、浙江等地一直是劳务输入大省,以低廉的法定劳工成本赢得招商引资与产业发展优势;同时,老龄人口相对较少。也就是说,养老金收多支少,为此,养老保险基金结余较为庞大。但是,一直被视为养老保险全国统筹负担的东北地区,在我国社会保障制度转轨过程中,确实做出了比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更大的贡献。

今年8月发布的《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明确,从明年1月1日起,各项社保费将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从而结束了社保经办机构与税务部门“双主体”征缴的局面。

(商学院 张舒雅 张恬萌)

除此之外,山东和福建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单位缴费比例也统一为18%,均低于国家统一规定的19%。

众所周知,为了给企业降费减负,从2015年开始,国务院率先从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三个项目启动社保降费行动,这是自上世纪90年代我国开始建立现代社会保险制度以来第一次尝试社保降费。经过2015~2017年多轮社保降费,目前失业保险总费率已从3%降至1%,工伤保险平均费率已从1%降至0.75%,生育保险平均费率则从1%降至0.5%。其间,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企业费率则从20%下降至19%,仅下调一个百分点,而职工基本医疗保险费率则维持原状不变。

讲座伊始,王亚柯以我国养老保险制度中缴费标准与缴费率的变化为背景,对养老保险制度的覆盖面及地区差异进行分析,提出了参加养老保险是否划算的问题。她指出,政府应该降低养老保险的缴费率,采用其他措施弥补转轨成本,建立健全的待遇增长机制,提高个人账户的记账收益率。接着,她从“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城镇居民养老保险制度以及农村居民养老保险制度”四个方面展开阐述,由表及里,由浅入深。王亚柯结合大数据对四种制度下不同年龄、不同收入人群的养老金收益进行了对比分析,得出了养老保险缴费基数越低,获益越大的结论。

“养老保险全国统筹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广东、浙江等地虽然缴费率低,但结余多,东北等地虽然缴费率高,但结余少,从这个角度来看,统筹后占便宜的是结余较低的地区。”不过,孙博同样表示,从相关法规来看,确实没有明确表明结余较多的地区可以自主降低养老保险缴费率的描述。

9月6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在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现有征收政策不变,同时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不增加企业负担,以激发市场活力,引导社会预期向好。

本次讲座的召开,为学生拓宽眼界、实现多领域发展提供了机会,加强了学生对社会保障制度的了解,有利于引起学生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实现学生的全面发展。

有数据表明,截至去年底,我国全国企业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超过1000亿元的省份达到10个,其中广东省、山东省已先后将部分养老金结余资金委托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资运营。

与此同时,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畸高的给付替代率,不仅极大地增加了国家财政的支付压力,严重阻挠了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而且它还直接挤压并封杀了第二、三支柱私人养老金发展的制度空间,这也是我国企业年金发展滞后、规模狭小的重要原因之一。

很明显,全国养老金的结余“富者愈富、穷者愈穷”,而这,也恰恰是结余较多地区抵触养老保险实施全国统筹的主要原因之一。

[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企业缴费率若从20%逐渐降至12%,很可能吸引所有中小企业积极参保、足额缴费,而且这降下来的8个百分点极有可能转化为“好企业”建立企业年金的支付能力。]

不过,与广东、浙江等地情况相悖的是,部分省市基本养老金的规模正在迅速缩水,部分地区当期收支的情况也在逐年恶化。比如,2015年,养老保险当期收不抵支省份数量已由2013年的3个增加至6个,除陕西、青海、河北外,东北三省全部在列。

要想顺利推进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就必须同步降低缴费率与替代率,这样才有可能让全国统筹轻装上阵,并让中央政府更容易达成全国统筹下的基金收支平衡。

“按照时间表来看,基础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方案将于年底出台,就目前来看,养老金的归集权属比较清晰,集中托管后的产权和权益都属于地方所有,这个问题不是太大,关键是,全国统筹存在制度套利。”国庆节前夕,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部分地区的养老保险缴费率偏低,一旦实现全国统筹,缴费率较低的地区势必占了便宜。

职工基本养老保险降费模式及降费空间

提高养老金统筹层次,可以从制度上彻底摆脱地区间基金收支余缺无法调剂的难题,可以提高基金的使用效率。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大幅降费,已不同于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它是结构性制度调整,是第一、二、三支柱养老保障体系的重构与均衡发展,更是尽快实现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重要一环。

自2016年5月1日起,各地实行阶段性降低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由之前的20%降至19%,个人缴费比例仍为8%。

实际上,在社保五险中,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与职工基本医疗保险是最重要的两个险种,二者虽缴费率最高、基金积累规模最大,但收支平衡压力也是最大的。经过前几年多次社保降费,失业、工伤、生育三个保险项目的总费率均不超过1%,这三险已降无可降,而基本医疗保险支付压力仍在不断增大,也无降费空间,因此,接下来社保降费的目标,就只剩下雇主缴费率畸高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而且其降费总幅度可能具有较大的想象空间。

不过,在此轮调整之前,部分地区已经先行“自主降费”。比如,自2012年起,浙江便统一了全省用人单位的基本养老保险费缴费比例,即全省参加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用人单位基本养老保险费缴费比例统一为14%,借以推进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筹。之后的2015年,广东也将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单位缴费比例统一为14%。

自1997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确立以来,如何提高基金统筹层次,就成了一个老生常谈的大难题。时至今日,实现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全省统收统支的省份只有少数几个,如北京、上海、陕西、广东等,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省级统筹”,而其他大多数省份仅仅实现了全省制度统一,而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仍由县市政府统收统支,而且各省企业缴费标准也不一样,比如,浙江和广东两省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企业缴费率仅为14%,而降费后上海仍为21%,湖北等大多数省份为19%,山东则为18%,这既是制度的不统一,更是地区之间的不公平。

在党俊武看来,养老金全国统筹只是手段而非目的,不能为了统筹而统筹,而是要等到制度、管理、技术、认识等方面的条件具备后实施,避免在全国统筹的过程中,因地区之间过大的差异而造成各地之间的矛盾。

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要求保险费直接由中央政府统一征缴,并由中央政府统一发放退休金,缴费与给付由中央政府统收统支,在缴费基数、缴费率及给付公式上将不存在地区差别,也没有地方政府干预,这就是未来全国“大一统”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人社部部长尹蔚民曾表示,养老保险目前总体运行平稳,但养老保险基金未来收支平衡面临巨大压力,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方案力争今年出台。而在之后的人社部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李忠表示,下一步将研究制订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总体方案及职工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方案。

为了解决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过快下降,而给付替代率很难短期下调的矛盾,我建议,可以采取渐渐过渡模式,也就是将企业降费的8个百分点“准强制性”地转换成企业年金的缴费,记入个人账户。这样一来,企业缴费降下来的8个百分点,就变成了企业年金的单位缴费,正好与现行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的单位缴费上限8%相一致,而浙江和广东的企业则只能从企业降费转移过来2个百分点,这些企业则需要再缴费6%进入企业年金的个人账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